<address id="99hjj"><dfn id="99hjj"></dfn></address>

<strike id="99hjj"><span id="99hjj"></span></strike>

<form id="99hjj"></form>
<noframes id="99hjj"><address id="99hjj"><address id="99hjj"><listing id="99hjj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我要投稿
    您當前的位置:中國教育資源網 -> 作文大全 -> 其他作文 -> 散文 -> 作文內容

    何時棗兒再飄香作文

    作文作者:本站    作文來源:本站整理   作文欄目:散文    收藏本頁

    何時棗兒再飄香

    【序】

    在老家那個山村的農院里,有一棵粗大的棗樹,粗糙無序的紋絡,盤曲虬勁的樹枝,每年五月,棗樹開出米粒大小的密密麻麻的黃色的小花,滿院子里散發著淡淡清香。這種香氣,不濃烈,透著平淡,卻給人以厚重溫馨的感覺。

    從小,我就在棗樹下玩耍,更多的時候,是靜靜地坐在棗樹下,看著那嫩綠油亮的葉子在風吹過微微的顫動,聽葉子沙沙地聲音。

    從樹開始發芽,期待五月開花,棗樹花開了,我又開始期待著那一樹的成熟,期待那紅紅的果實掛滿枝頭。

    棗兒,是我童年里唯一的期待,也是我眼里最美的風景。

    【一】

    院子里的棗樹越來越粗壯,我也在不知不覺中長大。

    有誰知道?那葉子微微地顫動,裹著的是我的寂寞,那沙沙地聲音,傾訴著的是我憂郁的低語。

    時光,從來沒有讓我變得從容,我的心,從來沒有因為四季的變換,而看到過明媚和陽光,一季又一季的光陰,在我的眼睛里一如既往的暗淡,毫無色彩。

    我想,我之所以這樣,源于我自小長了一雙不同于正常人的這雙腳吧!

    我的雙腳生有一種天生的疾病——足內翻,走路都是用腳尖對著,用腳背走路的。我不恨父母帶給我殘疾的身軀,也不恨由于這雙殘缺的腳而帶給我如此不同的命運。但是,我恨我的父親。

    從我生下來,有兩個人與我息息相關,一個是我的媽媽,一個是我的外婆。

    媽媽給了我生命,用世界上最偉大的母愛承擔著一份責任,用一顆愛我疼我的心哺育我長大。讓我明白,我雖然有一個不健全的體魄,但是我有一顆善良渴望愛的心。

    我的外婆,給了我童年的歡樂,記得那個時候,山上盛開著漫山遍野的油菜花,外婆經常帶我在油菜花的田間玩耍、捉迷藏。雖然我走路不是很穩健,但是,我快樂的童心率真無羈。那段日子,是我童年里最美的回憶了。

    在我12歲那年,外婆去世了,無情的病魔帶走了我心里一位慈愛的老人,也帶走了我生命里唯一的歡樂。

    一季花開,一季花謝,在四季輪回里,我越來越感覺到這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兩個人。我愛我的媽媽,我愛我的外婆,永遠!

    【二】

    我是雨兒筆下的那個清幽,一個很自卑倔強男孩子,一個自私、偏激、孤僻、任性、個性的男生?墒,我的心是善良的,我依然向往美好,依然向往人間的春天。

    17歲的時候,我的個子還是沒有長到同齡人一樣的高大帥氣的身材,而是羸弱的,邋遢的。在村子里,我不敢出去,出去會被小朋友們嘲笑,他們追著學我走路,而后相互捧腹大笑。同時,也會招來大人們疑惑的眼光,仿佛他們不懂得世間怎么會有這樣的孩子?他們把我的不同與常人的病癥看作是災難,他們總是讓自己的孩子離我遠一點,不要孩子們沾上不吉祥的氣息。

    我清楚的記得,我三歲了,還不會走路,媽媽每天都會用一條布帶把我緊緊的綁在背上,懷里還抱著哥哥,還要做很多的活。媽媽每次出門的時候,人們都會用著歧視和嘲笑的眼光來看我和媽媽,有人還在背后說:“你們快過來,看看這個怪物!倍业难劬恢挥X的會看他們嘲笑和歧視的目光……

    父親因為我是家庭的累贅,幾次想把我扔掉?墒茄獫庥谒哪赣H怎么舍得拋棄自己的親生骨肉,拼死把我留下來。因為這個原因,母親不知道挨了多少次暴打……但是,母親依然她用柔弱而又堅毅的心靈把我養育到17歲的大男孩。

    就這樣,我在嘲笑和歧視的目光中長大,而媽媽也在他們的嘲笑和歧視的目光中日益衰老下去。

    父親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,一張從來沒有笑容的臉,皮膚黝黑,沒有光澤,他的性格暴躁,喜怒無常,父親在煤礦干活,那雙手一年到頭是黑黑的,甚至連過年的時候,那雙手都沒有干凈過。

    我們兄弟四個,經常是他出氣的對象。特別是我,也許他本來就覺得不該生我吧,經常罵我,打我。

    即使這樣,我不恨他罵我,不恨他不愛我,但是,我恨父親對媽媽的欺凌,恨他因為有我而帶給媽媽的一生的不快樂!

    這個心結,我對父親的心結,到死,我想,都不會化解。

    【三】

    在院子里,有一棵很大的棗樹,它可能比我要長幾十年。從小,我時常坐在院子里的那棵老槐樹下,夏季乘涼,冬天盼望。我盼望自己有一天走出父親鄙視憤怒的眼神,走出這個饑寒交迫的家,這個沒有溫暖的村子,走出這個狹隘的世界。

    在這樣的境遇中,我的性格越來越孤僻,越來越自卑,在眾人的眼里,我的身體是不健全的,我的思想和心靈也好像是不健全。其實,我的心已經長大,也渴望美好,渴望愛……

    隨著年齡的增長,在我的記憶里,還有一個人與我的一切息息相關,與我的生命聯系在一起。他,就是我的哥哥。

    哥哥比我大3歲,在他20歲這年,他帶著我離開了家,來到廣東東莞的一個工廠打工。

    因為身體的原因,我不能作為正常的人一樣的工人,偶爾幫廠子里做些靈活,也好給哥哥減少一點負擔。在這里,我受到的依然是更多的嘲笑。他們看我很好奇,看我走路奇怪的樣子感到新鮮,他們不會和我和氣的說話,把我當作被人拋棄的孩子。從他們的眼神里,我看不到一點點關愛和同情,更多的是一種譏諷和輕視。

    在這時候,我感受到溫暖的是來自哥哥的愛,,從小到大,他不允許別人欺負。在哥哥眼里,我是他的保護對象,如果有人欺侮我,特別是嘲笑我的腳的時候,哥哥會拼了命和人家打架,甚至被人打得頭破血流。

    在他的心里,我是他生命的一部分,肝膽相照,不離不棄。

    在他身上,我深刻的體會到什么是真正的血脈相連的手足。

    其實,好多次,面對世上的這些,面對這個無情的世界,想到父親,想到周圍人的對我無言的傷害,我想到了死,想離開這個世界。

    可是,我會想到媽媽,想到哥哥,我若離開了,他們會多么傷心;我也會想到外婆,我如果自殺了,外婆在那個世界也會流淚。為了他們,我還是堅定地活下去。

    【四】

    我的家鄉是陜西商洛鎮安縣的一個小山村,非常偏僻,周圍都是山。所以在我們山村里,走出大山也是我們尋夢的一個美好愿望。

    東莞,是廣東歷史文化名城。這里,四季如春,風景如畫。這里有一片美麗富饒的土地,這里,聚集著不同年代的人的夢想。哥哥于是來到這里尋夢,哥哥也把我帶出了大山。

    所以當哥哥想從那個山溝里帶我走出來的時候,我的心,是滿懷期待和感恩的。后來,在東莞,我卻過著度日如年的生活,外面的世界遠遠不是我想象的那般美好。

    時間一分一秒的從我身邊挨過,我和哥哥來到東苑已經一年多了,面對著這個社會最為丑陋骯臟的歧視和嘲笑,我現在真的已經很無奈。在這個人潮如流的城市,我除了感覺到人與人之間的冷漠,從沒有在現實中感覺到一絲的溫暖。

    那個夜里,我夢見了媽媽,夢見了兩個弟弟,還有院子里的那可粗壯的棗樹。

    還夢見了父親,其實,多少年來,我一直拒絕父親走進我的夢里,因為每次夢到他的時候,要么呵斥我,罵我,要么就是對母親的打罵和羞辱。只要有他的出現,就會把我在夢中僅有的一份安寧與美好打破,我的夢,每次的夢皆因父親的出現而變得支離破碎。

    漸漸地,我明白,父親的極端與不慈愛,影響了我一生!

    【五】

    下雨了,突然想念媽媽了。我是身為異鄉的游子,在遠離家鄉的時候,特別是受到欺凌與打擊的時候,我更加想念媽媽,我就想起院子里的那棵粗大的棗樹。

    九月,家鄉的棗熟了吧?那份思鄉之情驀然變得清晰,于是,我和哥哥商定,我先回家,哥哥過年時再回家。

    在我心里,每次想到媽媽,會有一種溫暖。而今,我是那么的渴望回家。

    我定了九月五號的火車票。心里真的很高興。

    明天就要回家了,真好!可是,不知為何,越是歸期將近,那顆焦渴的心越發變得焦灼不安。

    在這個不眠之夜的晚上,忽然收到媽媽的電話,電話里說,爸爸在煤礦工地上出了事故,讓我們兄弟兩個馬上回家。

    忽然一種不詳的預感襲上心頭,父親,那個我憎恨了18年的男人,如今,出了事,我的心,卻突然那樣的惶恐不安!

    哥哥安慰我,說父親不會有事的。我相信哥哥的話,從小,他就是我的信任和依賴。

    黃昏時,我下了列車,我回到了那個沒有帶給我歡樂卻讓我想念的村莊。

    此時,殘陽如血,我的影子被夕陽拖得很長。農舍里升起了裊裊炊煙,在薄霧籠罩下的山村,驀然在我的眼里變得一片凄涼。

    遠遠地,我看見了自家的庭院,那個我熟悉而又糾結的地方。

    走進院子,看到一些人在忙活什么,忽然,我猛然看見在堂屋的正中央的下榻上直挺挺地躺著一個人……頓時,淚水狂奔,我擦了擦淚眼模糊的雙眼,希望自己看錯了景象,可是,殘酷的現實還是那般模樣。

    我一瘸一拐飛奔到停放尸體的下榻旁,我心里明白,躺著的,定是生我養我的讓我痛恨一生的父親!我曾經不詳的預感還是得到了無情的證實。

    我跪在地上,嚎啕大哭!媽媽看到我進屋的那一時刻,突然昏厥過去……

    父親,在我深深體會到你已經永遠離開了我的那一時刻,我才知道,我,原來多么的需要你!需要你罵,需要你打,哪怕是對我的漠視和冷酷,我都需要,我不需要你對我多好,我只是需要你活著……活著!

    可是,如今,我除了一池淚水,所有的一切,全是灰燼!

    【六】

    根據當地風俗,因為父親不屬于正常死亡,所以不能如期安葬,要在院子里停放一百天,才能下葬。

    又下雨了,我隔著窗看著父親的棺木孤零零的放在院子里,望著雨,我的心落在了憂傷里,無法撿拾。濕淋淋的心啊,被雨沖刷的一塌糊涂。再看看媽媽面無表情呆滯的目光,我讀出了一種叫絕望的情愫,我的生命,突然好像也沒有了支撐。

    可想而知,在這個貧困的家庭里,我們兄弟四個,是壓在父親肩上的一座山!

    無數次,我仰望院子中的那顆棗樹,卻發現,那棵一向健壯的大樹,今年,卻沒有發芽開花,而是突然凋零,孤零零的站在那里,給人一種無法言喻的悲情……

    我再一次遙望遠方,淚水模糊了整個世界,我再一次想起父親,想起有他的日子,想起他的艱難,雨滴落在棺木上,骨骼也在響,一種深入骨髓的疼痛,讓我難以承受。雨絲在空中飄飛,哀傷與思念混合在一起,彌漫著一種令人心碎的悱惻纏綿。

    逝者入土為安,全家在無比的悲痛中,把父親安葬了。

    父親,我用你留在蒼天的萬重叮嚀,壘成祭壇,為您守靈。我用十八年滄海不變的親情,濃縮成杏花村最厚重的酒,為你送行。

    父親,你聽到了嗎?

    突然間,我是那么的想念父親,也在那一瞬間,我理解了父親的無奈和悲涼。

    耳邊,琵琶語再次響起,我哭了!我終于知道,我和父親,雖是一土之隔,卻已隔天上人間。

    【七】

    我回到了村莊,幾乎與世隔絕,每日陪伴母親,希望我的相伴能讓母親減少憂郁。父親走了,我不能再自顧傷感,我要照顧好媽媽,讓媽媽走出痛苦,走出憂傷。

    我時常仰望院中那棵粗壯的棗樹,我依然期待五月棗兒花開,依然期待滿院淡淡的花香。

    我知道,它生命的根,需要呵護和營養。但是它一定也知道,我的心里是多么的渴望,來年春天的時候,棗兒依然飄香……

    我要投稿   -   廣告合作   -   關于本站   -   友情連接   -   網站地圖   -   聯系我們   -   版權聲明   -   設為首頁   -   加入收藏   -   網站留言
    Copyright © 2009 - 20012 www.mynewwoma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國教育資源網 版權所有  
     
    热@综合 热@国产,公侵犯玩弄熟睡人妻中文,卡一卡二卡三永久榴莲视频

    <address id="99hjj"><dfn id="99hjj"></dfn></address>

    <strike id="99hjj"><span id="99hjj"></span></strike>

    <form id="99hjj"></form>
    <noframes id="99hjj"><address id="99hjj"><address id="99hjj"><listing id="99hjj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